古天乐

搜索 "古天乐" ,找到 部影视作品

导演:
剧情:
故事缭绕一个刚诞生的宝宝开端。人字拖(成龙饰)虽有非凡的身手,可是终日着迷打赌毫无人生目的,便与包租公(许冠文饰)、八达通(古天乐饰)一起爆窃,干着偷偷摸摸的犯法事。城中女富豪(余安安饰)唯一的孙子诞
导演:
剧情:
为追寻恋爱,苏州女孩程子欣(高圆圆饰)随男友来至香港,在一家金融公司供职。谁知男友移情别恋,令子欣备受打击。偶然机缘,她结识了正处于瓶颈期的建筑师方启宏(吴彦祖饰),二人相互鼓励,子欣丢掉了关于前男友
导演:
剧情:
情报科窃听小组三兄弟情同手足,梁俊义(刘青云饰)正派而又脆弱,在小我私家情感问题上托泥带水;杨真(古天乐饰)家境窘困,不但要敷衍身患白血病儿子的随时可能呈现的突发情形,并且自己也病入膏肓,命不久矣;林
导演:
剧情:
香港证券商人罗敏生(刘青云饰)驱车上班途中遭受车祸,这起看似平平凡常的车祸却引来反恐队的存眷。本来警方在罗的车内发明军用窃听器,反恐队长何智强(古天乐饰)猜忌有人正在谋划可怕袭击。随着何的观察,始终藏
导演:
剧情:
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马昊天(刘青云饰)、张子伟(张家辉饰)和苏建秋(古天乐饰)配合效率于警队扫毒科。在一次临时转变打算的举动后,建秋因为卧底身份不能与妻子(袁泉饰)过正常生涯而心生退意,但在阿天与子伟
导演:
剧情:
阿昆(刘德华饰)终年垄断了海洛因市场,虽视跟随8年多的阿力(吴彦祖饰)为接班人,但阿昆一向警惕行事,从没流露过“货仓“、加工场的地位也未见过其他“同事”。阿昆盘算把自己的生意全权交由阿力打理,阿力渐渐
导演:
剧情:
毒品市场保持四分天下的格式已久,但自从地藏与墨西哥大毒枭跨境互助扩大权势,再加上一连串黑吃黑的行动,毒界变得土崩瓦解。另一方面,因儿时亲眼目睹父亲被毒品所毁而嫉毒如仇的善士兼金融巨子余顺天,正悬赏一亿
导演:
剧情:
方才停止一次危险义务的津海市缉毒大队队长张雷(孙红雷饰),在医院意外见到因车祸入院治疗的香港人蔡添明(古天乐饰),身经百战的张队快速判定蔡与毒品活动有关。通过对蔡的审判得知,有一车来自粤江的冰毒当天抵
导演:
剧情:
月娥(张柏芝)是宋朝年间的烈女,武功了得,行侠仗义,寻求专一的恋爱和婚姻。一日在演诗会上偶遇一表人才的陈季常(古天乐),二人互生情愫。碰巧皇上为二人赐婚,玉成了美妙姻缘。但是考验二人情感的时候才方才开
导演:
剧情:
高等警官康Sir遭人杀戮,临死前他烧毁了所有卧底的资料,以维护这些游走在生死线上的兄弟。在此之后,警方开端着手规复数据,与卧底们重新取得接洽。女卧底阿钉(佘诗曼饰)某天收到一条康Sir发现的密码,在刑
导演:
剧情:
香港警察李忠志(古天乐饰)得知女儿芝(陈汉娜饰)于泰国旅游间莫名失踪,即亲赴泰国报警求助。卖力案件的华人探员崔杰(吴樾饰),应允让他一同观察,却想不到李忠志应用媒体号令市民供给线索。一条意外拍下芝被捉
导演:
剧情:
庄严的皇宫内,十二位以属相命名的大内密探肩负着贴身维护皇上的重担,其中高天九外号“灵灵狗”(古天乐饰)是一位满头脑充斥奇想秒招的发现家。他靠种种“宝贝”在维护皇上的进程中屡建奇功,但对付自己风情万种却
导演:
剧情:
本片讲述了香港新界围村陆氏家族在房产开发交易内幕后的故事。故事开端于村民罗永就(古天乐饰)醉酒撞死了异姓兄弟陆永远(钱嘉乐饰),陆永远之妻月华(周迅饰)今后与他势不两立。罗永就5年后出狱,发明陆氏家族
导演:
剧情:
在IPSC实战射击赛中,警员庄子维(吴彦祖饰)冲破了赛会纪录,但新纪录很快被香港基金经理关友博(古天乐饰)改写,后者夺魁。赛后,关友博巧遇蒙面暴徒掠夺解款车,解款员被暴徒打死。此时,一个交通警(连凯饰
导演:
剧情:
廉政公署收到报案人廖雨萍(周秀娜饰)的实名举报,举报正在坐牢的富二代曹元元(林峯饰)涉嫌行贿监狱里的监视沈济全(谭耀文饰)以及惩教员,首席观察主任陆志廉(古天乐饰)决议深刻虎穴,卧底狱中。在监狱里,被
导演:
剧情:
杨康的儿子杨过(古天乐饰)自小被郭靖收养,郭靖盼望他学好,于是送到了桃花岛跟黄药诗学习。杨过在桃花岛上整日被郭芙和大、小武欺侮,一气之下独自出走了。杨过被古墓派的小龙女(李若彤饰)收容,认她作姑姑,生
导演:
剧情:
香港最大黑社会帮会“和联胜”举办两年一度的服务人选举,阿乐(任达华饰)与大D(梁家辉饰)作为两大地域引导,暗地里展开争取宝座的尽力,一众有投票权的元老亦为自身好处而明争暗斗,选举因此相当不顺利。  成
导演:
剧情:
燕赤霞(古天乐饰)年青时爱上了小倩(刘亦菲饰),但出于猎妖师的义务,他只能忍痛割爱。他没有杀小倩,而是使之失忆。他和夏雪风雷(樊少皇饰)联手敷衍黑山老妖(惠英红饰),后者就义了左臂封住了老妖。某日,宁
导演:
剧情:
童年兄弟意外失散,30年后因一桩罪案相见,两人已身处差别阵营。随着对罪案观察的深刻,一个多年来隐于幕后的可怕组织渐渐浮出水面。